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

IT新视野 65 0
广告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

1、故宫

常听一考古的同事说,子夜非常冤死宫中的孤魂便出来浪荡。就算你有胆量也别夜晚在故宫,听一警员同事说那里夜晚放狗,德国黑背…… 故宫的老鼠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1张图片-IT新视野

大家都晓得故宫对外开放的实在只是一片面,另有很大一片面是不对外开放的。详细缘故谁也说不清楚。但传说,刚解放那会,故宫博物院夜晚放哨守护的职员经常望见有种奇怪的动物,说像老鼠但分外大,说像猪又跑的奇快。人说这是皇族养在器械宫内镇宫之兽。后来好些人想捉住一两只,但这快六十年了,望见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人真正捉住过一只!想来真是神奇。

2、北新桥的海眼

这北新桥的海眼被动过两会,一回是日本鬼子进北京,顺大铁链子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就看底下呼呼的往上翻黄汤,还隐隐的有海风的声响,伴着腥味。日自己慌了,连忙把链子又顺了且归。第二次是红卫兵破四旧。也把大铁链子往上拉,后果根日自己同样。也全吓傻了,连忙规复了原貌。   近来一次根北新桥海眼有关的事是修地铁几号线来的,消息里还播了,说是为了不破坏北新桥的一口古井,地铁绕了几许几许公里。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2张图片-IT新视野

3、菜市口刑场

菜市口是前朝的刑场。有这么一家裁缝铺子,就住菜市口,由于手艺好,生意很茂盛。时间久了就远近都出了名。就说这有这么一年,夏景天儿,菜市口外砍死了一个乱党。当天夜晚,裁缝铺掌柜的睡着正香,突然发现屋里有人走动,心里一想,八成闹贼。可又一想,这贼就让他闹吧,反正我这屋里一件值钱的器械都没有。就眯缝着眼睛瞅着,这贼摸索了一会,倒也懂事出门随手把们给关了。第二天,掌柜的起床看看丢没丢什么器械,一料理发现自己的针线笸箩不见了。就在这时外头有人喊:掌柜的快出来看看吧。掌柜的出门跟世人到荒郊一看,昨天那个斩首的人,脑袋和身子连在了一起。而且脖子上有一串细细的线痕,左近就扔着裁缝铺的笸箩!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3张图片-IT新视野 

菜市口斜对过儿有个鹤年堂,刀伤药出名。每次行完刑,夜里总有“人”拍门买刀伤药。后来,到鹤年堂买刀伤药也成了老北京的一句骂人俗话了。

4、铸钟娘娘

现在钟楼的大钟不敲了,当年敲的时分,尾音里总是带着隐隐的“邪,邪,邪”的声响。这老人就该说了:这铸钟娘娘又在找她的鞋了!  说这皇上盖了鼓楼,就要有和鼓楼差未几的钟楼。皇上下了圣旨责成工部在三个月内铸1万3千斤大钟一座。工部就找到了北京非常好的铸钟师傅。大家一心合力很早就铸成了大钟,心想这下能够请功领赏了。可谁知皇上看了大钟,极不惬心,说这么大的一口钟怎么是铁铸的,黑漆漆的真丢脸。号令工部务必在三个月以内铸成一万三千斤铜钟一口,如如果不成,拿工部大人是问。工部大人接旨谢恩,快找到铸钟师傅。说如果完不了工,你们的脑袋就都没了!铸钟师傅连忙都且归工作。但是到了非常后一晚上了大钟还是铸不成,因为这铜亚,欠好凝结。等凝结了,这钟早就变形了,于是大家只能坐在化钟炉左近,等天亮就是大家的死期!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4张图片-IT新视野

说这铸钟师傅里有个年龄非常大非常受人尊敬的,家里有个小女儿。这天小女儿来到铸钟厂给爸爸送饭,晓得了大家的事情。没想到一头冲进了化钟炉。大家一看欠好都上去拦,可都晚了一步,唯有爸爸捉住了一只绣花鞋。可谁知大家一看化钟炉,铜水变成了另一种颜色。大家齐努力,竟连夜铸成了大钟。至于说后来,铸钟厂拆了在原址盖了一座铸钟娘娘庙,现在彷佛也拆了鼓楼背面就放着那口不用的铁钟。

5、隆福寺大火

话说几许年前的那场大火,把隆福大厦一把火点了。曾经住过东四的人,而且不仅住过东四的人都晓得,那会儿,隆福大厦和它跟前儿的那条胡同多火啊!   可着了火以后呢,就完了吧?完全完了。这是因为破了风水了。隆福大厦头喽的那跟牌楼似的叫做隆福寺的建筑是后盖的,就头两年的事儿。盖那器械的时分,从地底下挖出两只石龟来,挖出来的石龟上刻着字,刘伯温埋的,石龟挖出来后就运走了,自此,东四完全颓了,隆福大厦更是一败涂地。另有传得更邪的,说那俩石龟个儿挺大的,每个都得跟汽车似的,是真不小啊。不过昨年隆福大厦边儿上盖了一个娃哈哈酒楼,倍儿火,异常的火,我也去那边吃了两回,杭州菜。不晓得什么缘故,真是异常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5张图片-IT新视野

北京四大凶宅

1、朝阳门内大街81号

跟着惊悚电影《首都81号》的放映,越来越多的人通晓了朝内大街81号院,且把它推上了四大凶宅之首。

朝内81号坐落于帝都荣华的朝阳门内大街,高楼林立的周围加倍凸显低矮古宅的阴沉。这栋楼听说是始建于1910年,是天子给英国人建的教堂,后来发作战争后就歇工了。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6张图片-IT新视野

民国时有一个国民党军官住在内部,还在那时娶了一房姨太太。后来国民党陆续溃败,他便佩戴家属仓促逃走了,却不知为何扔下了那位姨太太,后来他的姨太太就在内部上吊寻短见了。往后,朝内81号便被笼罩在一层“命案”和“孤魂幽怨”的阴云之下。

2、虎坊桥湖广会馆

北京湖广会馆始建于清嘉庆十二年 (1807年) ,位于宣武区虎坊路3号,是北京仅存的建有戏楼的会馆之一。湖广会馆在中国近代史上更是大名鼎鼎,光绪年间,这里一时风云际会,在此处下榻清谈饮茶听戏的才子、达人多为名动朝野之辈。尤以今后在菜市口引刀成一快的谭嗣同,以及康梁二夫子非常为闻名。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7张图片-IT新视野

关于此地有两种说法,一种传递此处是明朝张江陵故居,即明代出名改革家张居正,万歷十一年叁月,神宗下诏夺去张居正上柱国封号和文忠赐謚,并撤其子锦衣卫的批示职务。张宅被查抄,饿死十余口,长子敬修寻短见,叁子懋修投井未死,留存了一条性命。神宗在刑部尚书潘季驯的乞求下,特留空宅一所,田十顷,以赡养张居正的八旬老母。家经纪大多冤死,就开始传说有冤魂出没。

另外一种是说此处建会馆之前为乱葬岗子,后民国初年有佛山大贾斥资建义庄,雇一面如狮的麻风老者看管义庄,待老人在此居住以后,乱葬岗子塬来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渐渐少了,直至老人无疾而终,自老人死后,厉鬼重生,有去向不端大概不孝人家多见墻外无端扔来些石头瓦砾,并传来訇骂声,开门却杳无一人……

3、西安门礼王府

西安门礼王府位于西黄城根南街7号、9号,此处府邸非常初并非礼亲王代善之府,是代善之孙杰书袭封后择址新建的王府。杰书时称康亲王,故府亦称康王府。乾隆四十叁年恢復礼王的封号,改称礼王府。王府局限宏大,占地广阔,重门叠户,院落深奥。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8张图片-IT新视野

它的传说始于坊间,一位石姓大妈说,她祖上是满族人,她祖上就是礼王的包衣家奴,百年间,王府周围三人多高的旋风每每得见,奇怪得是,十步之外就基础无风……

4、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

西单的小石虎胡同33号在清时是右翼宗学府,曹雪芹到西山著书之前曾在这里任差。它是凶宅,甚至有史为证,纪晓岚曾形貌过这所屋子:“袭文达公赐第在宣武门内石虎胡同,文达之前为右翼宗学,宗学之前为吴额驸(吴三桂之子)府,吴额驸之前为前明大学士周延儒第,阅年既久,故难免偶然变怪,然不为人害也。厅西小房两楹,曰‘好春轩’,为文达燕见宾客地,北壁一门,横通小屋两极楹,童仆夜宿其中,睡后多为魅出,不知是鬼是狐,故无敢下榻其中者。”

北京七大邪地和四大凶宅:至今无人敢进(图)-第9张图片-IT新视野

据本地久居的大爷说,在这里住的人,时间长了都会在夜里听到丝竹之声,同化熟年轻女人幽怨的吟诗声……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