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异性发生的哪些事让你终生难忘

IT新视野
广告

和异性发生的哪些事让你终生难忘

人类是情感动物,每个人的心中几许都会有一份炽热的感情存在。锐意尘封于心底,不敢翻动。深宵人静之时,耳边响起某个谙习的声音,便情海钩沉,曲折反侧,无法入眠。

我的这段感情发生在2016年,地点深圳。

没有前途的事业,形单影只,生活倍感死板。于是,每天晚上我都会去楼下的小超市买几瓶啤酒,然后坐在客堂的地板上就着往事下酒。

超市的老板是个女人。三十岁出面,珠圆玉润,一米七上下的身段,经常穿一身碎花布群和平底鞋。体态挪动,如风动柳,情深款款,尽显女性阴柔之美。皮肤白皙,不惊艳,谈不上很美,但很耐看。笑的时候眼波流转,傲视生辉,鼻子一皱,酒窝浅生,这里是她最迷人的时候。

超市里,她和六岁的儿子,另有一个二十岁摆布的女工作人员。她人缘好,笑面迎人,生意不错,每天从早忙到晚,但不管生意来得多热烈,历来不会看到她颠三倒四,始终是自在不迫的神情,井井有条。

我去买东西的次数多了,跟她也逐渐熟络起来。我比她大几岁,她称号我:哥。几次谈天下来,发现我们之间没有代沟,什么样的话题我们都可以聊得下来。她报告我,她是惠州人,没有老公,一个家即是她跟儿子两个人。我没有深入去打听过她的感情婚姻,这是相对隐私的东西,怕涉及她的把柄。

从首先有话题聊到大概以前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发现一个征象,她的店里经常会出现一个男子,四五十岁的样子,来了也不怎么语言,即是干活,弄货架、摆商品,忙完了自己就走,也不跟她多语言。直到有一次,我不由得好奇心,固然,我也不否定当时对她已经有了年头,因此也有摸索的意图,问她,那是什么人?她报告我,那人是她房东,她现在住的房子跟超市的地方都是他的,深圳本地人。我说,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她轻轻地笑了笑,不置可否。

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我收到一条微信,她发过来的,说一起到大排档吃宵夜,我回了一句好,就马不停蹄的赶到她店里,结果一看,她跟她房东已经关好店门,站在门口。看我走过来,她连忙招手说,快点快点!其实当时我是挺为难而且内心有些不悦的,感受这是拿我当电灯泡。尽管内心再不高兴,但还是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准则,该吃吃,该喝喝。

开局半小时,除了点菜以外,三人根基没什么话聊,我就简单的问了句,这么晚了,孩子呢?她说被她外婆带去惠州了。而她房东根基上除了客套,全程没有多说什么话。

几杯酒下肚,空气也相对软化起来,我跟她打开了话题,聊起了人生百态,风花雪月,空气逐步升温,我内心的那一点小疙瘩也随之逐步消散了,大家频繁举杯,其乐陶陶。她也还算能喝酒,三人喝了十多瓶啤酒,她最少喝也喝了两瓶,白皙的面庞透出一抹红晕。

个多钟头之后,大家也吃得差未几了,我要去买单,她房东不让,一定要他买,买完之后,由于他住的地方跟我们不在同一个方向,临走前嘱咐了我一句:送她回家。自己就走了。我和她也随即起家且归了。走到她楼下时,我的内心果然有股莫名的迫切感,脚也迈不开步子,她望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下:“要不,上来坐坐吧?”“好啊!”我连一秒钟的迟疑都没有。

那时的身材真的犹如被电击了普通,果然有点打哆嗦的感受,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一个三十多岁的生理正常男子,若说不想跟她上床,那是骗人大话,但真实在实,当时我内心性的成分占不到百分之三十,即是想跟她待在一起,说语言,看着她。终于心满意足,上楼之后,我们在客堂聊了许多,因此我也知道了她以前的故事。

18岁时她从家里出来打工,遇到了她前夫,一个长得很帅的男子,几番甜言蜜语,她束手就擒,跟他一起同居,几年之后,生下了儿子,两人结了婚。但她的前夫太不是东西,仗着长相好跟外面好几个女人勾搭不清,结婚后,也不工作,靠当新手脸活着,到最后搭上一个富婆,想始乱终弃,跟她离婚,她不愿离怕伤着孩子,男的就每天闹、打她,没办法了,只好离婚。她不敢回惠州,怕父母伤心,就带着孩子待在深圳,打工还要带孩子,生活异常艰苦。她的这位房东真是个好人,知道她的情况,根基上就没跟她要过房租,还把他两个铺面给她开超市,办货都是他替她操办的。她知道房东对她有意思,而且房东也是单身,但房东没提,她也没提。

女人啊,一生就活一个情字,内心面没感受再怎么样也喜欢不起来。喜欢上了呢,龙潭虎穴,啥都不怕。她报告我,房东不是她内心想要的那种男子。

超市经营三年了,她经济独立,房东的钱和租金都付清了,她知道他喜欢她,但她内心面报告自己:这个人是恩人!也即是说,她的内心还是没有筹办接受他。

听她说了许多,我内心五味杂陈,直想掉泪,既为了她人生坎坷也为房东的仗义互助。而她呢,翻起旧事,心潮跌宕泪雨难收。

我情不自禁坐过了她的身边,想用一个拥抱劝慰她的悲痛情绪,而此刻,她却恰好抬起来头,两人的眼光短兵相接,居然同时呆住了神。看着她迷蒙的双眼和哆嗦的嘴唇,楚楚动人,我确实已经按捺不住了……

那一夜天翻地覆,如痴如醉,耳鬓厮磨,喃喃细语,压制已久的身心,开释出无比的畅快和愉悦,可以说是真正的灵与肉之间的完美结合。

那些日子里,深圳的大小景区都留下我们偎依的身影,我们在鹏城第一峰放声招呼,在市民中心看歌手演唱,在欢乐谷的鬼屋留下尖叫;不管阴晴圆缺,晴天雨夜,在客堂的地板上都会摆上我为她精心筹办的小吃大概火锅菜品,我们相对盘膝而坐,喂食、调笑,如胶似漆,每一刻钟都过得充实而富裕情趣。那时,不管我的心头上积压着几许懊恼,瞥见她,都会自动清空,内心始终惟有一个年头,让她笑,她的笑脸即是我救命的药,惟有她高兴,我才会高兴。

惋惜,快乐的韶光总是瞬间,半年时间以前,一个现实的疑问到来。她的儿子到了入学的年龄了。本来,她的户口在惠州,儿子应该在惠州上学,但她的老家是山区,学习条件很不好,因此只能来深圳上学,而且就算不是因为学习条件的原因,孩子也是应该跟妈妈生活在一起的。

一个晚上,她的房东大概我一起吃大排档,一贯沉默不语的房东提及这样一段话,大概意思是:她需求一个安稳的家,她可以追求恋爱,但她必须为她的孩子思量未来。恋爱可以是一种理想,但许多时候会坏事,钱是俗物,但环节时刻可以救命。

房东的话,我很清楚,我知道什么叫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我确实给不了她什么,而且此刻我是在拖她的后腿。我无言以对,沉默了很久,直到房东要走了,站在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我会对她好的。我的眼泪刷的一下游了下来。无数个猜测在我内心形成,我是败给了金钱了吗?还是她基础就不知道今晚房东会对我谈这些事?然而不管怎么样,全部事情都绕不过一个前提,生活是要以物质为基础的。

我没有胆量去面临她求证答案,多叫了几瓶酒喝光之后,我去宾馆开了个房,把手机调到静音,一个人静静地等待天亮,第二天太阳升起,全部的疑问都会得到答案。

第二天上午十点,我翻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没有一个回电,也没有一条消息,答案,我已经找到了。我回到租住的房子里,摒挡好了东西,找了我的房东退房,定好了回家的高铁,背着行囊,回身脱离。

在我踏上高铁的时候,我把她全部的联系方法都删除了,不打搅大概就人们说的是最佳的爱。三年来,我没有再接触感情,不是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而是与其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我们的土地上已经种满了金钱和物质,恋爱已经绝种清除!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