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浪漫史:村长和寡妇秘密交易后却对彼此动了情

IT新视野 31 0
广告

  在大家的印象里,村长是一个村里的领导,要以身作则,但是文中所说的村长却很风流,他与村里罗寡妇有段浪漫史,只要罗寡妇有求于他,他就会趁机占点便宜,后来罗寡妇竟然对村长动了真情,两个人最后走到一起。这段故事并没有值得羡慕的地方,如果村长没有坏心思,寡妇就不会沦陷。

村长的浪漫史:村长和寡妇秘密交易后却对彼此动了情-第1张图片-IT新视野

  三个月前,村长还没当村长,罗寡妇也还不是寡妇。那时候,罗寡妇总叫他王驼背。

  村长名叫王八,1948年出生,1岁时与其他孩子一样,背很直。1949年他患上小儿麻痹症,在全国人民站起来时,本已学会走路的他却站不起来了。又过了几年,他站起来了,背却再也直不起来。

  村长虽然是驼背,但头脑却很聪明。文革的时候,他是造饭派里的军师,总会想出一些妙招斗地主。几十年后,他那些斗地主的方法,仍为村里人精精乐道。

  王八虽然聪明,但因为他是驼背,多年想当村长却又未能当上村长。他未能当上村长,与玉山镇以前的镇长有关,那镇长认为,驼背有损干部形象。

  王八也曾去找过那个镇长,说当一个好村长,与背驼与不驼无关。但那镇长说:“王八,你就别咬着一根筋犟了,整个麻省,哪个村是驼背当村长?”

  那之后,王八心里想当村长的火被烧灭了,他死了心。他对前途有了一种新认识:有时候,你想前进,但一些看似无关的问题,可能是你前进路上不可逾越的大山。

  但他进一步认识到,对于他来说,不可逾越的大山,其实并不是他的驼背,而是那位镇长。

  但三个月前,阻碍王八当村长的大山崩塌了。那位镇长因为贪污,被检察院带走了。新镇长牛奋蹄上任后,说人不可貌相,让王八竞选村长。结果一选,王八还真选上了。

  王八当上村长后,牛奋蹄镇长觉得王八名字不雅,有损村人人威,便给他改名王人才。

  王人才曾向给他投选票的村民作过调查,问他们选他,是希望他能给村里做些什么?

村长的浪漫史:村长和寡妇秘密交易后却对彼此动了情-第2张图片-IT新视野

  那些村民说:“我们选你,并不想你给村里做啥事儿。你睡寡妇我们不管,你只要少贪点上边拔下来的款,我们就谢谢你了。”

  王人才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他又问村民:“难道你们就不想我做点事儿?就只希望我比别人少贪点?”

  有村民说:“如果你把我们村里的公路修通,你就比前几任多贪点也没事。公路修通时,我们愿意给你立块功德碑,说你是个好贪人。”

  王人才直摇头。好贪人这个词,贪人怎能说得上是好呢?如果小学生这样组词,可能老师是会打一把大红叉的。可是,从村民们说话的神情来看,他们还真希望有一个好贪人。

  村民对村长的要求很低,是有原因的。

  在村民眼中,前几任村长背直心不直。他们在任时,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贪污上边拔下来的款项;另一件是睡村里的寡妇。

  对于前一条,有村民将村长形容是老鼠。老鼠在村里大摇大摆,原因是没有猫抓它们,因为猫忙不过来;对于后一条,有村民则编了句歇后语:寡妇门前的路——村长踩出来的。

  后来,王人才又从旁人的嘴里得知,这次大家选他当村长,其实是一场恶作剧:谁当村长都是贪,这回干脆就选个驼背算了。

  罗寡妇是村里最漂亮的寡妇,那天她站在米场坝村村口,手搭凉蓬,朝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看。

  小路那头,走来了一个人。那人背有驼,步子迈得慢,小路在他身后,像是他拖着的长长的尾巴。

  那驼背走近,在罗寡妇的眼中渐渐高大起来。她的脸面上笑容慢慢浮了起来。她朝那人喊:“村长。”

  村长将头抬了起来,说:你家的低保办下来了。他摸出低保本晃了晃。“村长辛苦了!”罗寡妇伸手来拿。村长却将手缩了回去,将低保本放进了他的挎包,严肃地说:“怎么感谢我?”

  罗寡妇轻声地对村长说:“到我家去,我亲手给你包肉包子吃。”村长笑了,说:“好”。

  罗寡妇和村长进村时,太阳正要落山,村里的草垛在阳光下像是燃起了来。

村长的浪漫史:村长和寡妇秘密交易后却对彼此动了情-第3张图片-IT新视野

  村长说:“村里所有的寡妇中,就你一个人吃上低保了。罗寡妇说:“全靠村长的功劳呢!”村长笑着说:“为你办低保,我嘴皮没少磨。”罗寡妇说:“过会我给你包包子多放些肉馅,为你弥补弥补。”

  村长虽然背驼,但现在走路却走得很快了。罗寡妇说:“村长你走慢点,等等我!”村长说:“我想快点吃上你的包子!”

  罗寡妇进了家。洗了手,然后说:“村长,现在把低保本拿人我吧。”村长那那国字形的脸上,泛起一层笑,说:“我还没有吃到包子呢!”。

  罗寡妇笑了,便去和白面,做包子。村长坐在灶台前,帮忙烧火。锅里腾腾地冒出热气,村长说:“闻到肉香了。”罗寡妇站在灶台前,说:“村长火烧得旺,包子熟了,马上起锅儿。”

  村长站起来,拉住罗寡妇准备揭锅盖的手说:“别先起锅,我有风火牙,吃太热的牙痛。”

  吃完饭后,村长竟将罗寡妇抱进卧室。这是他第二次进罗寡妇的卧室。上一次,是他帮罗寡妇送她丈夫的死亡赔偿金时。他是一边数着钱,一边进入她卧室的。

  那次,罗寡妇丈夫打工的煤矿发生了垮塌事故,她丈夫被埋在矿洞里再没出来,死活不知。罗寡妇最初哭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由于埋得太厚,如果挖开通道救人,要花上百万。煤老板觉得不划算,最后花钱找到村长,让村长给罗寡妇做工作:“人埋了,九成活不成了。如果不挖,可以赔三十万。”

  村长给罗寡妇作了工作。村长当时说,除了赔三十万,村里还帮她申请低保。罗寡妇哭了半天,最后同意不挖了。

  村长的驼背有一个驼峰,和电视里看过的单峰驼很相像。村长和她去世的老公相比,是又老又丑。

  她有些后悔,如果当初不听村长的话,坚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老公罗大汉还有一成生还的希望。她觉得是村长怂恿她,为了谋财害了丈夫的命。

  事后她起身,将自己擦干净,然后又洗了手。村长却拿出低保本来,让她先放好。

  她忙将还有水迹的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然后像电视里接圣旨一样,接过低保本。村长说:“从下个月开始,你每个月可以领250元低保了。”

  她看着驼背的村长,竟对村长升起一丝感激,后来村长和妻子离婚,与王寡妇成了亲,两个人的日子还算恩爱。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