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快递小哥的那些事 老婆被快递员玩一下午

IT新视野
广告

  和快递小哥的那些事?老婆被快递员玩一下午!寂寞的女人总是会想一些羞羞的画面,自己一个人时间真的太久了,身体缺少异性的滋润,这个时候真的好想有个人和我一起缠绵!门铃响了,到底是谁呢?

  我本年三一岁岁,老公去国外进修半年了,干渴的我,忘怀有多久没碰过男人了。白昼上班,到了晚上,一个人睡在广大的床上。生计有点麻木,又有点饥渴。此刻的我只如果身体触碰着一点敏感的部位,就能唤发起我的性欲。

  当晚上孤傲寂寞的时辰,触摸到下体敏感部位的时辰,一阵快感慢慢涌遍我的全身,仿佛是老公在用舌尖舔舐我的下体一样,那种畅快淋漓的觉得让我趴在床上不断地喘气着……

和快递小哥的那些事 老婆被快递员玩一下午-第1张图片-IT新视野

  又是一个周末,早上六点醒来,阳光透过窗户照射着我的脸庞,我伸了个懒腰,又沉沉地睡去,直到午时十一点,我还赖在床上,要不是听到门铃声,我想,我会在床上躺一天。模模糊糊地去开门。“您好,您是刘洁吗,您的快递,请您签收一下。”一个长得特别英俊的快递员对我说着。

  我被他带有磁性的声音所“惊醒”,“天哪,我还穿戴寝衣”,有点为难,回屋里再去穿衣服已经来不及,不如就装着无所谓吧。

  快递员暧昧的盯着我的胸部

  这样想着,我拿着快递员递给我的笔在快递单上签字,在那一刹时,我留意到快递员的眼睛扫视到我的胸部,我觉得到本身的脸很烫,好像都能够灼烧到我的下体,有焚烧辣辣地躁动。当我把快递单递给他的时辰,我发觉他的手有点微微战抖。

  他把快递物品递给我之后,回身要走,我突然想到我们洗刷间的灯胆坏了,老公又不在家,无妨让他帮我换上吧。

  “等一下,麻烦你帮我换一下洗刷间的灯胆好吗?”我客套地说着。

  快递小伙询问就我一人在家吗?

  “嗯,好的。”小伙子很干脆地许可了,我的心里却更加躁动不安。他跟着我走到洗刷间,“姐,你家就你自己吗?”小伙子毫无顾虑地问着我。

  “我老公去国外了,半年之后才能回来,孩子在外上学,家里只剩我本身了。”我和他任性地聊着。

  “姐,灯胆换好了”,换一个灯胆,小伙子好像比我还高兴。当我昂首看灯的那一刻,我看到他的下体在雄雄勃起,我心里偷偷笑了起来。

  “好的,小伙子,辛劳你了”我对他说着。“给,喝杯饮料吧,炎天挺热的!”我一边说着,一边把饮料递给他。小伙子接过饮料后,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关上门,我心里忽然有点失落。坐在沙发上,我想给老公发消息,问问他在干什么。“叮铃铃,叮铃铃”,门铃再次想起,我透过门孔一看,仍是阿谁快递员,我有点不知所措。

和快递小哥的那些事 老婆被快递员玩一下午-第2张图片-IT新视野

  快递小伙去而复返

  “姐,我方才给您换灯胆的时辰把快递单忘在你这了,我过来取一下”快递员喘气地说着。我晓得他必定是爬楼梯上来的。

  “小伙子,别发急”,我帮你去拿。当我回身去洗刷间的那一刻,他忽然从后面抱住了我,猖狂地亲吻着我,抚摩着我,我的整个身体像是被叫醒了一样,我转过身搂着他的脖子,回应着他对我的激吻。

  他把我抱到了床上,用舌尖缓缓脱去我的寝衣,一点一点舔舐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我揉动着被他刺激的身体,不断地呻吟着……

  我没有想到,他那么年轻,但倒是一个性爱高手,短短地半个小时,让我的身体在一阵阵地飞腾中酥软地战抖着,我觉得到本身像是被早晨的甘露滋补了一番,舒适、干脆。

  后来,我躺在床上睡着了,醒来后才发觉,快递员已经静静分开了。尽管如斯,我依然是知足的。

  晚上,我把床单和床罩又从新换了一套,因为我不想让异样的气息扑灭了我和老公的恋爱!

  过去的记忆幕幕回放。暖霜14岁认识叶风,苦苦追求;16岁叶风回应,甜蜜恋爱。五年的幸福时光却经不起刹那的摧毁,21岁,发现远在宁波上班的叶风另有了爱人……惊疑中求证,得到的回答却是他只是不忍心伤害那女孩才一直陪着她,他并不爱她。

  天真的暖霜相信了叶风的话,抛弃拥有的一切去宁波投奔他,却发现,一切都是谎言!他爱着那女孩,真真切切爱着!离开,退出,才是暖霜该选择的……

  西安站台上,暖霜的脚刚落到实地,安生就远远跑来。安生,这个等了她三年的“傻瓜”。虽然暖霜不曾爱过他,虽然暖霜不曾温柔待过他,但他从来不曾离开过她,他说,他只想对她好,什么都不求!

  看着安生那高大且略微发胖的身影朝她走来,暖霜突然红了眼,眼泪毫无顾忌地流了下来。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会对不理智的她说任何重话更不会让生气中的她离开他的视线。

  这个男人,从来都只会给她关爱和心疼,总是那么安静地守护着她。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让她那么踏实和安全,付出那么多,却从来不去要求她什么。这个男人,在这一瞬间终于让她有了流泪的理由,到家了,安全了,可以任由她放肆了。

  不问为什么,安生只对暖霜说了一句,从此以后我不会提叶风一个字,你也不要提,咱们好好过,就好。

  从宁波回来后,暖霜病了半个月。半个月后,当暖霜被家人从床上强行拽起时终于发现了身体的异样,回来这些天,下体一直在不停的流血。惊疑中,去医院检查。看着医生那严肃中带着指责的表情下说出的一字一句,暖霜狠狠嘲笑了自己,好蠢,好蠢!

  医生说,由性生活不卫生导致得宫颈糜烂,已达深度。而且你的子宫本身就不健康,有明显的内壁粘连症状。如果现在不抓紧时间即时治疗,将来将不能生育。

  在宁波的那些天,暖霜正在行例假中。但是只为叶风的一句想要,暖霜付出了现在的代价。

  每当喝一日三餐的中药西药时,每当行例假小腹痛到要死时,暖霜就会记起叶风一次,就会想起叶风给她的那些伤一次。可是,暖霜依然不恨他,她只恨自己,那么傻,傻到不值得被人同情,傻到没资格去恨别人的蓄意欺骗。

  在骂着自己想着叶风的时候她更觉得对不起安生。从宁波回来那天暖霜就对安生说咱们结婚吧,虽然安生轻轻回绝了她让她冷静后再想这事,但她依然看到了安生眼中的狂喜。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只会嫁给安生了,只是,如果因为她的错而导致安生将来没有孩子,她会恨自己一辈子。那刻,暖霜想到了离开,只是这次是为了安生。

  暖霜的一切安生都看在眼里,暖霜猜想安生是了解她的苦和挣扎的,只是他从来不问,仅一次又一次对暖霜说,你这小傻瓜,我只想这样疼你一辈子,什么都不求。

  看着安生眼里的期待和鼓励,感受着他那博大的温柔,暖霜想不出该离开的理由,她不舍得去伤害他。

  “你伤害了一个和你一样善良的女孩,你和原来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他一样可恶,你没有权利打扰她的生活!你没必要闯入她的生活,就像几年前的他没必要闯入我的生活一样,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他和她不是我和你感情的牺牲品。别再打扰她了,好吗?我最后一次求你!我可以容忍任何事,唯独伤害我身边的人不行,希望你了解!”

  早已麻木的心再次感受到了痛,钝钝的痛,像锤子砸在心上一样。他不曾担心过车上的她的安危,却为了那个和他在一起的女人再次出口伤人。

  爱情的天平原来早已倾斜,是暖霜自己不愿意面对不愿意承认而已啊!只是伤多了也就麻木了不在乎了,看到这信,很平静,平静到不曾流泪。

  叶风生日的时候,各种节日的时候,暖霜还是会忍不住给叶风发封祝福的邮件。而他每次回复的话只有一句,只要你过得好。每句这样的话暖霜都觉得像是笑话,嘲笑她的傻,讥讽她的无知。

  伤是他给的痛是他造的却还要做出一副慈悲的模样,是在嘲笑她的永远不知悔改吗?是在讥讽她的伤了却不长记性吗?

  傻瓜!傻瓜!傻瓜!那一句句只要你过的好都只是一个又一个的傻瓜而已!可是,暖霜放不下叶风。虽然知道他的绝情和无义,却还是放不下!

  只是,虽然心依然被叶风占满,虽然在和安生订婚以前暖霜每天还是会记录自己的那些痛与恨,但在订婚以后,她不写了,包括邮箱里的信件。她只想给安生一个完整的自己,哪怕心和身体都已有残缺,但她在努力!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